王朗的诱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09年05月15日 14:52

页面未找到-财经网

  【《财经》环境公益中心专稿/作者 志愿者杨文婷】四川回来,一直计划着要把这些天的所见所闻整理一下写出来,算是对自己的这次行程有个交代,也算是完成大巍交代的任务。

  之一:王朗的诱惑

  前传:这是一次小小的冒险

  之所以说这是一次小小的冒险,是因为我在接到《财经》杂志方通知的不到一个小时之内就要作出决定,在作出决定的三个小时之后就买了去成都的火车票,踏上了这趟耗时33个小时,途径安徽、河南、陕西、四川的让我两年多以来魂牵梦绕的行程。

  之前的申请完全是个偶然,很偶然的看到《财经》杂志在办这样一个四川地震灾区的环保行活动,在招募志愿者。看到行程和时间安排,可以有机会去灾区看看,可以回成都,便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填写申请表。可以被杂志社选中是我没有想到的,因为据说有将近300份申请,事后同行时也知道,一道成行的人中有《财经》杂志记者,有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政治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有德意志银行上海分行董事,有曾经做过领事馆领事而今做咨询的咨询顾问,还有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目前在中国人寿工作的职员。。。只能说,能来,或者是因为一种缘分。

  这次之所以能去,不得不提的还有王老师的支持。本以为在最忙的阶段跟王老师请假会有难度,更何况,我是带着私心去的:想回成都看看,想跟朋友们聚聚了,可王老师一听说我要去灾区,想回成都,便二话不说就同意了。他说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你去吧。又给了我相机,还打电话帮我订了票。

  于是,2009年4月17日晚上8:30,我踏上了开往成都的K676次列车,开始了我的四川之旅。这一路上,我一半是幸福和幸运,另外的,是被满满的感动充盈着。

  第一天(2009年4月19日):相聚。沿途的风景。

  早上7点半到成都。因为要求是12点半集合,我便趁着这会空挡先去学校找则灵和颖。成都的天气已经是骄阳似火,漂亮的成都女孩们早已经脱下春装换上了清凉的短袖长裙。不过据说平武尤其是王朗的海拔较高,温度比成都可能要低十来度。因为走得太匆忙东西没有准备齐全,则灵和颖又给我备上了雨伞和厚外套。

  十一点多钟,匆匆吃过午饭便打车去了集合的成都山水办公室。因为是头一回去,的士司机似乎对那也不太熟悉,我不得不下车再换乘另外一辆。不过幸好在杂志社工作人员的帮助下顺利地找到了集合地,让我这个十足的路痴长舒了一口气。

  赶到会议室的时候已经迟到了一会。他们正在对这次环保行的目的地和内容进行介绍,对接下来五天的行程进行安排,最后是十位志愿者、《财经》杂志的两位工作人员以及CI-山水的两位项目执行人员的自我介绍。我向来是害怕当众发言的,看到他们一个个胸有成竹的侃侃而谈便有些窘迫地努力在脑子里搜索句子。幸好我在成都读了四年大学,幸好我钟情于环保,带着这样的情感我说起自己的时候,虽然有些结结巴巴,但还好,他们还是抱以了鼓励的掌声。

  介绍完毕吃过便餐,我们收拾行李踏上了开往平武的大巴。大巴沿途经过德阳、绵阳和北川,都是地震的重灾区。沿途风景秀丽,青山绿水,可我们的关注更多的停留在去年5.12大地震的“遗迹”上:活动板房、裂开的公路、山体滑坡、堰塞湖。。。志愿者们讨论得热烈,话题也基本没离开过大地震。在一个堰塞湖的“遗迹”边我们停了下来,下车。路边新鲜的泥土里插上一束一束的香,是这里的人们用来纪念受难者的吗?不得而知。看到这些我的心情不自觉的沉重起来

  晚上八点多钟,车终于开到了平武县城。虽说是坐着大巴过来的,可感觉象是扛着大巴过来一样,全身累得酥软,一点不想动弹也一点不想说话了。晚上住宿在平武宾馆,应该是县城里最好的一家宾馆了。组织者大巍给我们发放了门卡,说,十分钟后楼下集合,一起去吃晚饭,然后对明天的行程做个安排。(顺便说一句,因为这几天的行程安排得特别紧凑,休整收拾的时间都是以十分钟来计算的。这也给了我一个错觉,以为北京的工作生活节奏都快成这样,不过事后问小路,才打消了我的疑虑。)我想如果光说前半句的话我会选择在房间躺着不动弹了,可是既然还有明天的安排那就得去。

  晚餐选在了一家特色沙锅店,还有平武林业局的几位领导一起。席间相互介绍、寒暄,倒也没有我想的跟官员打交道的那种拘束。沙锅味道很不错,还有平武特色菜鹿耳韭,有韭菜的香味比韭菜好吃。

  吃过晚饭回到宾馆已经快十一点了,收拾一下,记录了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情梗概,我便一头倒在床上怎么也起不来。

  第二天(2009年4月20日):大熊猫,我们来啦!

  在宾馆是两人一间房,室友奇延是中国传媒大学一名大四的学生,个性开朗乐观,负责我们团队的摄像工作。昨晚她叫我今天起床一定要叫她,结果醒得比我还早。王朗大熊猫的魅力果然巨大,我一睁开眼睛,回过神来就立马爬起来。今天的计划是上午从平武坐车两个多小时到王朗,听过保护区工作人员的介绍后,在保护区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分两组,考察两条大熊猫栖息活动路线。

  早餐是宾馆旁边一家小店的荞麦面,头一回吃,味道还不错。他们的特点就是我一进来不由分说,他就给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豆浆和一个香喷喷的土鸡蛋。虽然没点,可我还是不忍拒绝这样的美食。

  吃过早饭收拾收拾就上车。幸好我带的行李已经精减到最少,不然这几天上车下车的来回倒也要折腾得够呛。

  一路上林业局的陈局长给我们讲他跟大熊猫的故事,讲他抗震救灾的故事,讲他在广东当海军做舰长的故事,讲他跟功夫熊猫以及踏上奥斯卡红地毯的故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一路上或秀美或壮丽的风景不断映入眼帘。途径的白马藏族的特色民俗风情也给我们视觉上带来了新的冲击。

  车行一路向上,坐在车里有时都替大巴车感到爬得吃力。路是沿山而建,路面不宽,依稀有地震破坏的痕迹。车子来回转弯,我在里头也是颠得晕晕忽忽。幸好车外的美景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蓝天白云,青山秀水,还有山上红桦、箭竹,树上松萝,或这再添点想象,坐在树下,折下竹子正在那一点一点啃的憨态可拘的大熊猫。

  两个多小时的路程过后终于来到了王朗保护区的基地。我们分好房间,把行李搬到小木屋,准备了一下呆会要用的材料便去午餐。午餐过后是保护区工作人员的介绍,以及路线安排。

  这一行分两组,我们组有卞学忠大哥、付老师、蔡文康、小路和我。卞学忠大哥是一位环保网站的创建者,一是一位身体力行、真正致力于环保的人,是我们小组的组长。付老师是中国政法大学环境政治与政策研究中心的主任,是我们团队的专业人士,蔡文康是信诚保险的工作人员,热爱摄影,是我们团队的摄影师,小路是《财经》杂志上海站的记者,也是我们的“小记者”。我因为去得比较晚,所以大巍就安排我给他当助手,其实也就是些零零碎碎的小细活,不过我也喜欢,可以跟他们多接触接触。

  下午,在陈局长的带领下,我们这一队出发了,先是去参观了76年大地震留下的遗迹,然后到自然苗圃沟考察大熊猫活动地。这一带是原始森林,厚厚的苔藓,自然倒下的树木,盛开的高山杜鹃,融化的雪水还有远处的雪山。整个环境静谧清新,一进来都不敢大声说话,怕惊了这里的鸟儿兔儿、花儿草儿。还是上几张照片,一起来体会一下吧。

  因为这里的大熊猫是野生的,见到的机会太小,不过沿途也发现了熊猫的便便和食迹,据说是几天前留下的。

  第三天(2009年4月21日):我们在这里种上了树。

  今天的安排主要有三项,一项是早上6:30开始的观鸟,一项是上午王朗保护区的植树,另一项是白马藏区的午餐和调研。

  昨晚因为要分组讨论23号的报告,所以讨论到了十一点多,本以为今天起不来的。设了6点的闹铃,挣扎了一下终于还是起床了。天色还是很暗,我们集合之后,就跟着保护区人员去观鸟。因为我不是观鸟的fans,也辨不清什么什么鸟,只能一路跟着他们听,看到些新奇的东西问一问,再就是体会一下大自然的早晨。

  观鸟过后,我们听了山水项目执行人员小强关于“碳汇”的报告,根据他的计算,我们来往行程乘坐交通工具每人的碳排放量应该种植3棵树苗来中和,不过分下来的任务是每人十棵,算是为以前的补上吧。

  拔好树苗我们就抡上锄头拎上水桶热火朝天地干起来。小路、刘岩姐、奇延和我分到植树组,就是缺了树苗就拿树苗去种,活挺轻松,估计是大巍出于照顾女生的心思考虑。

  一上午的工夫,四亩地的树苗终于种好了,看到阳光下一棵棵挺拔的小树苗,20年后,应该会是一棵棵英姿飒爽的大树了吧。来几张挥洒汗水的图片。

  植树的山坡对面是一座雪山,映在阳光蓝天下,微微有些薄雾缭绕,光影交错格外美丽!

  种完树依旧是10分钟收拾行李上车,车行大概半小时到了白马藏区。村民们给我们准备了丰盛的午餐,午餐过后是分组调研。

  白马藏区是一个非常古老的民族,服饰非常有特色,会用一到三根白色鸡毛作为圆顶帽子的装饰。他们有自己的特色语言,但没有自己的文字。而且,他们崇拜自然神,崇拜神山。当地的居民大多能歌善舞,而且有个习惯,在客人吃第一口菜之前会为客人唱一首歌。不过现在,因为跟外界联系较多,本民族的特色也在一点点削减,年纪大些的人会常年穿本民族服装,年轻人大多穿普通衣服,而且出去打工的年轻人也在增多。

  第四天(2009年4月22日):孩子们的灿烂笑脸。

  今天,或许是对我们挑战最大的一天。安排分两部分,上午是木皮乡小学的环保支教活动,包括“科学发展观”教育,互动游戏,“地球日”绘画,搭建绿色图书馆几个项目。下午是木皮乡金丰村蜂箱捐赠和环保调研。

  从小到大没有当过老师,没想到来这边竟然做了一回老师。大巍安排我负责五年级的“科学发展观”教学。因为1到4年级是播环保教育片,5、6年级要深入一些,多一些讲的环节,所以准备需要更充分一些。6年纪的负责人是党军大哥,他毕业于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现在在中国人寿工作,平时工作有很多与公益活动有关,也经常跟小孩子们打交道。就这样,我跟他组成了一个小组,把5、6年级37个小孩集中到一起。他做主讲,我当助手,帮忙搜集资料,找图片,上课是打打下手,派发派发小礼品什么的。总之,我这老师当得依旧是名不副实。不过,有机会能与党军大哥合作还是觉得特别荣幸。

  一个小时的科普课堂很快就过去了,同学们的反应很热烈,可能跟派发小礼品有关,也有可能跟党军大哥精彩的讲演和引人入胜的图片及短片有关。

  之后,我们组织了全校的小学生分四组游戏,智力竞答题,场面更是火暴,不过小宝贝们也特别听话,在小路、文康、党军大哥和我4个志愿者的带领下做游戏,赢奖品。我也跟他们玩在一起,竞选上去答题的组员,组织下面的孩子们一起鼓劲加油,玩得不亦乐乎。

  同时,还有一些同学在画画和搭建绿色图书馆,让我们也来看看他们的成果吧。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十二点多,我们不得不离开,小孩子们还有我们这群大孩子们都有些意犹未尽。不过,没办法,还有下面的任务等着,希望以后再有机会能来吧。

  下午,我们到了离木皮乡小学大概20分钟车程的金丰村,自己组装蜂箱捐赠给当地蜂农。那边最大的特点就是每家每户的房子旁边都摆着几十个不等的老式或新式蜂箱。近处一看,全是蜜蜂,幸好不蛰人,不然也怪吓人的。我这生人是不敢随意靠近,不过当地老百姓跟它们却像是熟识的朋友一般。进到一户农家,女主人先就捧上了清香可口的蜂蜜水,香味清透,说不上是什么花的香味,似乎带点淡淡的中药香。还有蜂蜜泡的梅子,也格外香甜。

  组好蜂箱,小路,我和学忠大哥,我们请上金丰村的村长带路去找几户村民调研。正巧,在调研中还碰到一位北京林业大学的博士生,正在这边做项目,准备和当地农民联合搞一个合作社,利用当地高品质蜂蜜开发一个品牌。他来这边四年了,说得一口几乎可以乱真的四川话。看到他的激情,听到他的谈吐,我的感受就象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在这里,他找到了那种“海阔凭鱼跃,山高任鸟飞”的激情!也因为他,学忠大哥把吸引大学生返乡创业的建议添加到了我们23号要面向平武县领导做的报告中去了。

  第五天(2009年4月23日):总结。回成都。

  经过前几天的调研考察和每天晚上至少讨论到十一点的辛苦,我们终于要在今天上午把我们的调研成果向平武县的领导汇报了。我们组准备的题目是关于平武县新能源利用以及循环经济新模式的,另外一组将的是关于品牌开发。虽然时间有限,深度不够,但就我看来,这两点是符合平武可持续发展的(原谅我用了这么高深的词,因为这是我们组员,十位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层面的志愿者一致讨论辛苦工作的结果)当然,不敢说它们能对平武县领导的决策起到什么作用,但我们希望它能起到一些作用。

  会后,是我们自己的总结。大巍要我帮忙挑选一些这些天的精彩图片,我请上小路帮忙。最后,我们每天挑选了二三十张照片,对这几天的行程做了个大概的回顾。

  短短的五天时间,每一天下来我都在怀疑我过的这只是一天吗?难道不是一周?或是更长?可五天过去了又发觉过得真是太快,要是时间恩能更久一点或许我们可以做得更多做得更好。

  总结过后吃过午饭,我们回到了返回成都的大巴。我挨着小路做在一块。她是那种一见就能让人喜欢的女孩,瘦小,知性,有思想,谈吐文雅真诚。可能因为记者的身份,让她看起来对未知充满了好奇心,懂得怎么与别人交流,懂得问问题。

  后记:五天的时间匆匆结束了,平武之旅结束了,不过这次活动在我心里的痕迹估计不会很快过去。在这里,我体会到了专业文化差异所带给我的差距感,体会到了与不同人交流的乐趣,也让我看到,往外再往外,还有多么大的世界!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
[京ICP证0703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05607号
Copyright 《财经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